瓜子书吧小说首页站点地图

痴恋成疾(闻邢谌宴玧)免费全章完结完整版阅读
痴恋成疾(闻邢谌宴玧)免费全章完结完整版阅读

痴恋成疾(闻邢谌宴玧)免费全章完结完整版阅读

阅读分类: 古言现言时间: 2019-08-14
微信搜索【狗弟阅读】全免阅读

小说详解

痴恋成疾完整版免费全集阅读由本站为您提供;小说的主角是闻邢谌宴玧,若干年后,闻邢意外发现少年的脸出现在杂志封面,摇身一变成了身价百亿的豪门公子,一举一动从骨子里透露出矜贵雅致,吸引万千少女趋之若鹜。而唯一不变的,是他一如当年那样注视着闻邢的目光——热烈,偏执,又迷恋。

闻邢谌宴玧小说正文精选

不知从哪天起,闻邢的身后跟了个眼神阴郁的少年。
别人问起时,他不过嗤笑一声:“一个小变态而已。”
撞见少年蹲在墙角低头嗅自己的外套,闻邢扯出一个邪气的笑,伸手捏过少年的下巴调笑道:“喜欢我?可惜你也就这张脸还能看看,别的我实在没爱好。”
少年一双沉黑的眸子望着他,轻轻摇头:“不需要你有爱好。”
若干年后,闻邢意外发现少年的脸出现在杂志封面,摇身一变成了身价百亿的豪门公子,一举一动从骨子里透露出矜贵雅致,吸引万千少女趋之若鹜。
而唯一不变的,是他一如当年那样注视着闻邢的目光——
热烈,偏执,又迷恋。
再次相逢,闻邢被蒙眼压在墙边。
谌宴玧一贯清冷的声线微哑,在他耳畔低语:“我说过,不需要你有爱好。”
“我对你有,就够了。”

痴恋成疾完整版阅读

第10章 红颜祸水

闻邢恍惚间似乎还闻声自己身后的人似乎是闷笑了一声。
他心想:有病吧。
这时候闻邢忽然瞥见门口处有点点微弱的光,且这光线很快就离他们越来越近了,他这才发现是有侍者推着放蛋糕的车子进来了,于是看到的客人们这下都安了心,原来方才的灯火骤熄不过是为了制造生日的惊喜罢了。
先前禁锢在闻邢身后的气息瞬间就抽身离开了,消失得悄无声息,若不是闻邢清楚嗅到那股香水味渐渐远离了自己,在黑暗中一时还真难以察觉到。
他伸手摸了下后颈,果不其然,摸到了两排淡淡的牙印。
因为咬的力度不重,所以闻邢倒也不怎么觉得疼,只是,忽然有个人往自己的脖子上糊了口水,这事情总会让人觉得挺莫名其妙的不是?
他没搞明白谌宴玧是在弄哪一出,又不是狂犬病犯了,怎么乱咬人呢?
闻邢感觉到谌宴玧又重新站回了自己的身边,他不由压低了声音道:“你属狗的吗?”
谌宴玧不答话,就似乎刚才的罪魁祸首根本就不是他似的。
这时蛋糕车已经推到了今天派对的女主角面前,她在万众瞩目下一脸幸福地吹灭了蜡烛,四周顿时响起了一阵欢呼叫好声。
众人头顶的灯光重新亮起。
有了光照之后,闻邢的第一反应就是看了一眼身旁的谌宴玧,只见他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,挺泰然自若地站在那,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。
闻邢都觉得自己应该给他颁座小金人。他在一旁凉凉地道:“装什么呢?”
谌宴玧转过脸,冲他微微扬了下眉毛,像是在表达自己的迷惑。
“你刚才咬我的时候不是还挺起劲的吗,现在就装哑巴?”闻邢斜他一眼,“好玩吗?”
面对闻邢的指责,谌宴玧同学毫无悔改之意,反而有些克制不住地……低声笑了起来。
是真的笑了,眼角眉梢都透露出笑意,唇角的弧度也十分自然。
闻邢忽然意识到,这还是自己头一回看谌宴玧正儿八经地笑了,没有包含其他的情绪,就是单纯的笑了。
怎么说呢,比不笑的时候好看很多倍,虽然谌宴玧没什么表情的时候也很好看,但笑的时候更有朝气了,让人想到冬日里的暖阳。
他忍不住说:“你就应该多笑笑,笑起来多好看哪。”
谌宴玧一愣,却又很快收敛了笑脸,他说:“没必要。”
吹完蜡烛就开始切蛋糕了,派对女主角刘涵美微笑着切下了第一刀,结果却似乎碰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,她又迷惑地用刀子挑开四周的奶油看了看,下一秒,她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。
刘涵美伸手拿出了最上层蛋糕里躲藏着的东西,是一枚闪闪发亮的钻戒。
她显然很是激动,捂着嘴和赵总对视,仿佛此时两人的眼里心里全装满了甜蜜。
原来今天赵总是借着生日派对来求婚,这倒也不是什么出人意料的做法,四周的宾客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纷纷吹口哨鼓掌。
闻邢低声八卦:“他俩年纪差得可真够大的。”刘涵美看起来才二十多岁,而那个赵总都快五十了。
谌宴玧说:“你情我愿,各取所需罢了。”
在他们圈子里,这种事并不少见。
“都说男人喜欢娶比自己小很多的,贪图人家的年轻貌美,我反正是没爱好,三岁一代沟,这都隔着银河了。”闻邢说,“还是年纪相仿的能一起生活。”
闻声这话谌宴玧抿了下唇,他反问:“三岁一代沟?我和你之间也有吗?”
“当然了。”闻邢转头瞥了他一眼,“你毛都还没长齐呢。”
谌宴玧刚想说些什么,这时有侍者端着切好的蛋糕到了他们二人的面前。
因为是好几层的蛋糕,所以在场的人一人一块都还是绰绰有余,生日的时候吃蛋糕是惯例,谌宴玧礼貌性地接过了,但看见上面覆盖的那坨厚奶油还是禁不住微微皱眉。
闻邢见状啧了一声,直接伸手用自己的叉子过去挑走了一部分奶油。
他心想,明明是个小孩子,怎么还不爱吃甜的。
谌宴玧说:“谢谢。”
闻邢把叉子塞进了嘴里,一时说话有些含糊:“这味道……好的。”
本来就是高价订做的蛋糕,用料自然也都是顶级的,反正闻邢觉得很好吃,他又吃了两口,发现自己的大拇指上蹭到了一点盘子边缘上的白色奶油,下意识就伸出舌头***了一口。
结果***完一抬头,就发现谌宴玧正在用一种微妙的目光盯着自己看,眸色比外面夜色笼罩下的海更深。
大家都是成年男人,闻邢这么一看就知道谌宴玧此时心思歪到哪里去了,他把叉子叉回蛋糕上,用教育违反了校规的学生的语气道:“你脑子里都装的些什么,嗯?”
谌宴玧垂着眼没说话,但闻邢总觉得他是在低头偷笑。
还真是胆肥了。
晚餐结束,闻邢去了趟洗手间。
他刚预备打开厕所隔间的门,忽然闻声了从外面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。
“亲爱的,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啊?”是个挺娇俏的女声,似乎在哪刚听过。
闻邢听出来应该是一对情侣在外面,他俩也真是会挑地方,在厕所门口腻歪。
这时候却又有另一道闻邢挺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别提了,我想到就来气。”
顿时,闻邢原本已经要打开门的手又缩了回来,反正他也不急着出去,听听赵煦想搞什么名堂也好。
“我得罪了谌少身边的人,也是倒霉,偏偏就正好是他。”
“谌少?”女方的声音里透露出不可置信:“你怎么会惹到了这位头上?”
“谌少今天带来一起出席的那个男的,你看见没有?新欢正得宠,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他。”话虽这样说,赵煦的语气里却包含着深深的不屑,“也就是抱了谌少这个金大腿,不然,他就是夜色的一条狗!见到我还得摇尾乞怜呢!”
“我还以为是怎么呢,不就是个下作的男宠,你怕什么?谌少他这次是因为什么回国咱们都心知肚明,你说要是哪里走漏了点风声,让谌先生知道了自己的好儿子一回国就玩男人……”
说着女人娇笑了一声:“到时候谌少忙着和人撇清关系都来不及,哪里还会管他的死活?你不就正好可以乘机……”
“哎呀,还是美美你聪明。”赵煦也跟着笑了,“这事好办,我总算是能出这口恶气了!”
听到这里,闻邢这下终于反应过来了,原来那个女声就是先前和赵总公布订婚的刘涵美,没想到她竟然和赵煦是对姘头,赵总要是得知了自己的未婚妻和小儿子勾搭到了一起……啧,那可真是一出好戏。
不过闻邢对这场戏一点也不关心,他的关注点全在刘涵美后面说的那几句话上。
照这么说,谌宴玧回国的目的应该就是接手他爸的公司和产业。
所以当初自己的猜测是对的,谌宴玧确实是被他爸给接了回去,不然也不会一下子跻身豪门顶尖行列。
假如真像刘涵美所说的那样,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传言到了谌宴玧他爸的耳朵里,虽然不至于掀起什么大的风浪,但到底对谌宴玧是不利的。
他们的父子关系闻邢不用想也知道好不到哪去,不然在谌宴玧和他母亲相依为命的那十几年里,他这个富豪爹怎么从没出现过?想必谌宴玧这么些年也不轻易,艰难度日不至于,但肯定是不好过的。
想到先前谌宴玧说的自己学过那样多的技艺,这肯定也是他爸强制性要求的,估计是觉得这样才能配得上他谌家少爷的高贵身份,在媒体面前才能有吹捧的资本。
谌宴玧还真是个小可怜,高中的时候被人欺负,现在也处处受限,不知道他那个爸会不会也动手。闻邢觉得自己的同情心含着以前的那点愧疚都开始泛滥得起泡了。
说来说去,谌宴玧假如倒霉了,还是因为自己。
闻邢拧着眉毛,有点发愁,他这怎么莫名其妙地就徒担了红颜祸水的罪名呢。

痴恋成疾免费全集阅读

第11章 歇斯底里

游艇很快就返航了,依旧是谌宴玧的司机开车过来接人,闻邢和谌宴玧并排坐在后座。
晚上的天气很不好,闻邢他们刚从游艇下来就忽然下起了暴雨,噼里啪啦落了一地,汽车前的雨刷往返工作都显得有点杯水车薪。
司机也不敢开快了,只得在路上极其缓慢地龟速行驶,头顶的天色浓得像墨,给人一种极度压抑的感觉。
“下午还是晴空万里呢,什么鬼天气。”闻邢一向最不喜欢雨天,不由抱怨了两句。
谌宴玧倒是挺享受似的,他说:“听雨声很有意思。”
“我可欣赏不来。”
闻邢感觉到谌宴玧的心情似乎还不错的样子,说来也希奇,明明谌宴玧成天就是一副脸上没什么情感波纹的模样,但自己却总是能敏锐地感知到对方的心情变化,就似乎是能读懂他四周的气场颜色一样。
谌宴玧难得主动地挑起了话题:“今天的派对好玩吗?”
“挺好的,可惜那些人我都不熟悉,不然应该更有意思点。”
谌宴玧思忖了片刻,道:“我也有一艘游艇,假如你下次还想出海玩的话,可以就我们两个人,或者你想带上几个朋友……”
这话说得倒是十分体贴,但闻邢觉着还是不合适,自己和谌宴玧的关系说到底也就只是高中旧识,现在勉强也可以当作朋友,可是交朋友也要门当户对吧。
所以闻邢及时地打断了谌宴玧:“不用了。”
闻言,谌宴玧转脸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闻邢在心里斟酌了下措辞,却又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委婉得起来的人,于是只得直截了当地说了:“我们以后还是别待在一块了。”
听到这话谌宴玧也没有太大的反应,他淡淡道:“你是听到有人说了什么闲话吗?”
“不是。”闻邢摇头,“我就是觉得……你看你现在这家世地位不都挺好的,跟我扯上关系其实挺没必要的。你对我好吧,可是从我这又得不到对等的东西,而且我说不定还会给你惹麻烦。”
假如谌宴玧现在是个头脑清醒的商人,就知道闻邢说的话是对的,然而他听完之后并没有计算什么,只是静静看着闻邢半晌,然后慢吞吞地说:“我不求回报。”
“至于你说的麻烦,我想对我来说也造不成威胁。”
这是认死理了。
闻邢心说要是别人他才懒得管呢,想了想,他说:“谌家的少爷一定不好当吧?”
谌宴玧没说话。
“我不知道你这几年经历了什么,但一定不轻易。”
“你现在的生活是多少人求也求不来的,还瞎折腾别的干什么?老老实实当那个身份尊贵的谌少不好吗?”
“你觉得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?”谌宴玧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讽刺的意味,“你以为我会害怕失去这些吗?”
“金钱,地位,权势,这些即便没了又能怎么样?”
“你能不能别说这种幼稚可笑的话,有钱的人才敢说钱不重要,你说这话有意思吗?”
闻邢只觉得谌宴玧是小孩子赌气,他又道:“我是在很认真地和你说话,要是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到了你爸的耳朵里,对你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我是无所谓的,再差也就这样了,可是你不一样,你明不明白?”
闻声闻邢说这样的话,谌宴玧唇边登时露出一抹冷笑,他忽然道:“停车。”
他的声音冷得像冰,本来是具有强烈命令意味的语气,但因着外面正下着大暴雨,司机一时就有些踌躇了,便迟疑着问道:“谌少是要……”
“停车。”谌宴玧又重复了一遍,他的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,司机只匆匆瞥了一眼后视镜就不敢再看,只得遵从谌宴玧的指示将车停在了路边。
车还没停稳,这时候谌宴玧忽然拉开了车门。
雨水混着狂风瞬间就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涌入了车内,闻邢觉得他简直就是莫名其妙,便大喊了他的名字:“谌宴玧……”
但谌宴玧却丝毫没有理会,他径自就走下了车。
迎面而来的雨水霎时间就像巨浪一般吞噬了他,将他浑身浇了个透,可谌宴玧却似乎没反应似的,竟然还在风雨中缓慢地前进。
司机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发展吓傻了,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闻邢低骂了一声,只得也紧跟着打开车门走了出去。
雨水一瞬间就打湿了他轻薄的衣衫,寒风随之席卷而来,冰凉的布料附着在身上,简直没有比这更糟糕的感觉了。
闻邢一边在心里谩骂着谌宴玧真是有病,一边快步上前追上了对方,他一把拉住了还想继续往前走的谌宴玧:“你他妈发什么疯!”
谌宴玧直接扭头甩开了闻邢的手,他站定在闻邢的对面,忽地开口道:“我很清醒。”
他说话的声音在暴风雨中显得有些单薄,似乎还没说出口就会被风雨给吞没了,但听在闻邢的耳中却格外的清楚。
“你以为这些是我想要的?”
“我的人生从出生开始就已经注定了,我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。”
谌宴玧脸色阴郁得可怕,声音却很冷静:“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,假如可以选择的话,这样的生活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再过了。”
“但是我可以忍受这一切,就算要一直这样忍下去也无所谓,十年,二十年,都没关系。因为我……只有一样东西,是我最珍视的,它是我的光,我可以为了它……忍受全部。”
“任何人都没有资格,夺走它。”
说完,他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雨中,仿佛在执拗地坚持着什么。
雨水顺着他的头发不断淌下,还有不少渗到了他的眼睛里,但谌宴玧只是一眨不眨地、定定地看着闻邢,漆黑的瞳仁比夜色更深沉。
时间久了,他的眼眶红了一圈,隐隐有水光透出,不知道是雨水,还是别的。
闻邢哑然。
他第一次觉得和谌宴玧是那么的遥远,就似乎他们之间隔的并不是单纯的那几年的时光,而是更深更远的东西。
不知过了多久,谌宴玧收回了目光,他的声音轻得仿佛是在叹息:“回去吧。”
*
谌宴玧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里了。
见到他浑身湿透的样子,女佣吓了一跳,连忙去给他找来了干净的毛巾。
谌宴玧伸手接过毛巾,却没有擦,他低声问:“她睡了吗?”
女佣像是怕遭到他的责备,很小声地说道:“少爷,夫人她……一直没有睡,也不肯喝牛奶,说是要等您回来。”
谌宴玧并没有训斥她什么,只是轻轻嗯了一声,然后说:“你可以休息了。”
方才他被那场暴风雨弄得过于狼狈,所以谌宴玧先回到卧室换了身干净的西装,又仔细吹干了头发,看起来就像是刚出席完某个高级宴会回来。
他上了楼。
谌宴玧在顶楼唯一的那个房间门口敲了两下门,里面很快就传来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:“是谁?”
“是我。”
“宴玧!你来啦,快进来!”女人的声音顿时变得像小孩一样雀跃。
谌宴玧拧开门把手走了***,这是一间布置得十分简单的房间,和别墅里其他地方奢侈华丽的装饰不同,这里只摆放了一张桌子、一把椅子和一张单人床,天花板上安了一盏灯,其余的什么家具也没有,甚至连插座都没看见一个。
像是为了防止年纪小不懂事的小孩磕碰到自己,桌椅的边角上还全都包上了柔软的海绵。
“妈。”他轻声喊了一句。
房间里的那个女人此时正坐在那张单人床上,她的妆扮也很素净,身上什么首饰也没有,只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裙。
女人脸上不施粉黛,肌肤暗淡,头发也有点花白了,但从她仍然精致的五官上却看得出年轻时候的艳丽影子,谌宴玧的长相和她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,可以说他大半的美貌都来自于他的母亲。
见到谌宴玧进来,女人顿时就按捺不住地站起了身,她先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儿子,然后发出了赞叹的声音:“宴玧今天穿西装啦,好神气呦,一定羡慕死隔壁那个可恶的张嫂!”
谌宴玧没接话,他先扫了一眼放在桌上的塑料杯子,里面装了一杯满满当当的牛奶,他轻声问:“怎么还不睡?”
“在等你,妈就想和你说说话。”
谌宴玧嗯了一声,不疾不徐地道:“您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
“宴玧啊,你刚到公司上班,一定要多听那些叔叔伯伯的话,知道吗?一定不要让你爸爸失望……”
“还有,你爸爸最讨厌的就是好逸恶劳的人了,你……”
“对了对了,上星期是父亲节,你有没有给他预备礼物?你爸爸他啊……”
女人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,有些话还颠三倒四说了好几遍,而谌宴玧全程都站在一旁静静听着,并不打断,也没有露出任何不耐烦的神情。
说了许久,女人像是终于把话说尽了,她停顿了一会儿,忽然目光一瞥,像是发现了什么,她脸上的表情霎时间变得有些狰狞了起来:“那是什么!”
“那是什么!”她伸出手,指向了谌宴玧的袖口,又高声重复了一遍。
谌宴玧低头看了一眼,原来是他刚才吹头发的时候,从头上垂落下的雨珠弄湿了一小片袖子,因为范围太小,他没注重到。
女人的声音严厉又刺耳,目光尖锐又冷漠,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,她大步走到了谌宴玧的跟前,直接就伸手有些粗暴地扯过了他的手腕。
在摸到谌宴玧袖口湿润的布料之后,女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得更扭曲了,她的声音骤然拔高,像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捏着谌宴玧的手腕:“这是什么?啊!不是跟你说了,不准去玩水吗!”
“你爸爸最讨厌的就是不爱干净的孩子!你不懂吗!”
女人并不长的指甲深深地嵌入到了谌宴玧的皮肤里,在上面留下了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,她此刻仿佛什么也听不到,什么也看不到了,只是不断重复着刚才的话,手上的力气也终究不松。
面对女人的歇斯底里,谌宴玧终究都没有什么反应,他抿着唇,神色淡淡,目光随意落在了房间的角落里,就似乎眼前的人和手上的痛觉压根就和自己不相干一样。
又过了十几秒,女人忽然崩溃大哭了起来,她猛地甩开了谌宴玧的手,自己跌坐在了地上,开始哀嚎道:“你怎么就是不肯学好!”
“你知道我为了你付出了多少吗!你爸爸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把我们母子赶出去的……”
“你难道还想过以前那样的日子吗!”
女人持续着撕心裂肺地哭了一会儿,最后似乎是有些累了,微敛着眼睫靠在床沿不声不响了,一副神色倦怠的样子。
谌宴玧这才上前去扶女人起了身,他低声道:“妈,不会有事的,爸爸很喜欢我,他不会把我们赶出去。”
闻声这话,女人蓦地睁开了双眼,她的视线被还未干涸的泪水弄得有些模糊,声音也有些无力,像是茫然无助的婴孩,她颤声问:“真的?”
谌宴玧点头,不动声色地把受伤的那只手藏在了身后。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女人重复了好几遍,脸上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脸来,她满足地拍了拍谌宴玧扶着自己的那只手,道,“我就知道,我儿子是最优秀的。”
“牛奶凉了,我叫人再重新送一杯热的过来,喝完您就睡觉,好吗?”
“好好,妈都听你的。”女人这时候的情绪已经逐渐安稳了下来,她伸手抚摩着谌宴玧的头发,若不是有她先前癫狂的姿态在前,现在在外人看来俨然就是一副慈母的模样。
她柔声说:“宴玧,你要知道,妈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,你明白吗?”
“妈,我明白的。”谌宴玧低声道。
天花板上灯光的阴影从他的头顶投下,正好遮盖住了他眼底的情绪。

瓜瓜推荐

小说《痴恋成疾》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,痴恋成疾(闻邢谌宴玧)免费全章完结完整版阅读情节引人入胜,剧情精妙绝伦,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!

瓜瓜精品强推

关注后,全本随心看
微信搜索【狗弟阅读】,关注后全免阅读全书!好书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最近更新|豪牛好天气小说| 羞花阅读| 威影小说导航